重逢大师庄弘醒五周年 2020-05-23

重逢大师庄弘醒

王屹(庄弘醒美术馆馆长) 写于2015年5月

5月23日,南浔籍同好钱江、王屹,湖州籍画家马百齐、南京画家马中欣一行,在南京探访仰慕已久的画坛大师庄弘醒。
庄老,40年生于南浔,56年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为江苏教育学院美术系退休教授,是在家乡一代人记忆中的另类文青和同道中人的艺术标杆。
钱江、王屹早于60年代与庄弘醒未曾谋面便沦为其粉丝的成因是源于他们的启蒙老师、本土画家王卫章的崇敬之情和追忆。77年,另一启蒙老师、本土画家宓荣卿首创南浔少年美术小组,邀约返乡探亲的庄弘醒为小组成员授课,大家终于见识到享誉家乡的美术才子。一如坊间传闻,庄弘醒儒雅倜傥、甚为小资,在那个反资反修的年月,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恍如当红明星梁波罗翩翩光临。
时年37岁的庄弘醒已经具有挥洒自如的色彩造型功力和极具个性语言的艺术张力,授课现场展现了水粉写生、圆珠笔速写近作,并即兴示范圆珠笔人物素描写生。那一刻为这些闭守江南小镇的少年打开了一扇艺术世界的窗口,定格为一幅带着启蒙烙印的画面。
画家二马,近年来因水彩艺术同好结识庄老,由敬仰而沦为新粉丝。也因为二马牵线,当年南浔少年粉丝才有机会与庄老重叙。
庄老已认不出追星数十年的两位家乡粉丝,没齿难忘的却是当年故乡知己—钱艺农,没承想即是钱江已逝多年的父亲,由此庄老将他俩相知相交的点滴往事娓娓道来。
在庄老家,粉丝们零距离接触到庄老历年来创作的南浔印象水彩画作,独特的色彩语言,宛如浸湿在法国式的瑰丽中,融化在东方诗情里,带着迷离的家乡情结和民国梦境。庄老拿出珍藏38年的速写本,泛黄卷曲的页面画的是77年回乡时上百幅南浔乡景,还有那时出版的连环画《鲁迅》等,让当年的粉丝重新拾回77年的那一次印象。
庄老不屑于艺术浮躁的世风,潜心营造亦真亦幻的梦境,在水彩世界中捕捉还原梦境的个性语言。尽管因内敛低调而行走于名流边缘,在圈内却是个令人尊敬的艺术巨匠。我们有幸在他37岁那年见证了巨匠的才华和潜能,也有幸在今日触摸到价值无量的画作纸页,我们相信,璞玉终有拂去尘埃那一刻。
愿庄弘醒美术馆能早日在家乡落成。
愿家乡人民能读懂庄老的画作,认识到璞玉的价值。
愿庄老再次返乡时,不再被索要旅游门票。

 




77年初识庄弘醒水粉写生画作时,仿佛他是在写画。颜料未经过多调和,用斜度一致的笔触堆积在画纸上,奔放不羁、色彩生艳,却精准表达丰富的色彩关系。景物人物略有夸张变形,极具张力。娴熟的技法和精准的造型,让人叹为观止。记忆中的庄弘醒温文尔雅而画作却奔放热烈,庄老坦陈,那年是他人生最精彩的时光。
去年微信见到老友马百齐转发庄老水彩近作,令人一振,画风骤然与记忆中的迥异。老马说二十一世纪后庄老探索水彩画变法,寻找到新的绘画语言,用来表达梦幻般的色彩语境。今日零距离得观庄老大作,挥之不去的故乡情素成为他水彩笔下永恒的主题,他已超然于写生、笔法、造型之外,心中构建起一个旁人无法触及的梦境世界,用抽象语言来记录这种臆像。他的笔触粗放而柔软;色彩反复堆积,油画般的凝重和色粉似的明艳相交织;景物和人物被解构为或柔或刚的抽象几何;梦幻般的色调,透着诗一样的朦胧和巴洛克式的洋气。这种参杂着中西文化情素的画面,只有身处于民国时代南浔那些中西合璧的街巷,才能感受到她的黄昏与细雨。庄老寻找的不仅是他少年时南浔的旧梦,同时也寻找到表达这种梦境的独特绘画语言。
如果我的房子能挂一幅庄老的画,我就不会选择陈逸飞、陈丹青等其他名家的画。不是因为我怀有同样的故乡情结,而是庄老画作呈现的诗境与大师般的抽象语言打动了我,超越了画作的范畴,与其说老庄在画水彩画,不如说他在写水彩诗,我会想到林风眠和高更,其作品内涵不会逊色于他们。
我问庄老,旧时南浔人真像画中人物一样风情脉脉,哪怕是一个男人朦胧的背影?他答道,真的。很可惜,在我记事以后,见过画中景物,却未曾见过画中的风情。那是民国才有的,偶尔还能在南浔豪门纪念馆的老照片上寻找到这种风韵,四象八牛已经携卷着旧时的文化气息远离了这片故土,如同一杯值得回味的绿茶,浅浅的茶色与微微茶香已逝久远,留下的是色泽混沌的茶羹和光泽暗淡的茶具。无论穿越多少年时光、跨越多少度空间,我相信庄老都一直迷失在民国的故乡梦境中。
庄老因遇到趣味相同的寻梦人而兴奋,从库房搬出多幅半开大小水彩画作,每一幅画面都沉淀着厚重的色彩。搬动画作时我触碰到那些粗糙的纸边,仿佛触碰到庄老梦境的深处,那份贵重令人肃然尊敬。




翻开那本发黄发绉的速写本,我们与庄老共同穿越到那一年——1977。那年我们见过的这本速写,还散发着新纸的香味和圆珠笔特有的味道。上百幅速写大部分是南浔景物,少量苏州街区,记录的都是十多天里的痕迹。每一幅速写都有庄老的文字说明,可以找到当年写生的踪迹和景物的出处。这年回乡的速写是庄老一生取之不尽的财富,早年连环画创作有关江南的背景和细节都可在此找到出处,近些年的水彩创作,也可在此找到元素。庄老将水彩画作与速写为我们作了对应阐述。
那年,庄老沿循少时去浔东小学的上学路途,画了很多篇幅的黄泥河、新桥、东栅街巷,还有更多篇幅记录了百间楼、南浔古桥。其中关于红房子、南浔中学沿途、南栅、厐家花园、陈意仓等处写生中的景物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印证,如今踪迹了无,只能留存于庄老记忆中和这本速写里。
那年,庄老回到他的老宅,断壁残垣、荒草丛生,他含泪留下一幅速写,此处,如今连速写中的景物也荡然无存。
那年,庄老的奶奶还健在,庄老为她画了多幅速写。奶奶是一位长相欧化、气质优雅的闺秀,无论是她的DNA还是教养,都深深影响着庄弘醒,让其优雅洋气、让其依恋绵绵。奶奶一生无照片,临终后家族中作为祭拜用的是庄老那年留下的她的肖像,形神俱备。肖像下角,我见到2003年庄老的补记,足见其感情至深。
38年前庄老的速写是对故乡的寻梦之作,如今彼此重温这本速写,则是对回忆的回忆、梦中的寻梦。庄老的梦始于1940,我们的梦始于1977。庄子曰:“梦乎?蝶乎?”







此次重逢,我们见到庄老珍藏的70年代初连环画创作,《鲁迅》中的背景有着南浔的旧影,我们似乎在77年见过。南浔中学美术前辈杨育年老师,在那一年为庄弘醒勾画了鸦片枪形态,供其作连环画素材。
让庄老念念不忘的是与钱江父亲钱艺农始于1955年的挚友之情。其中一些晚清遗少人物速写,是77年回乡时,由钱艺农凭关系带着庄老进入深闭的藏书楼,查阅到晚清照片,庄老快速临摹的。当年是为创作所搜集的素材,如今却成了阴阳两隔的挚友旧情见证。
庄老曾进修于巴黎美术学院,那些风姿绰约、热情奔放的异国女郎,成为他笔下的裸女画作。他感叹两国文化差异,仅模特肢体语言就可略窥一斑。看庄老水彩画作中的仕女,简约形态中,有着东方诗化的服饰和面容,其实包裹在民国衣襟下的是呼之欲出的巴黎风情。
庄老不屑当今中国书画沦为浮躁世风、市侩人心的介质,却也偶玩水墨。他让我们见识挂在卧室的水墨人体。虽无点滴色彩,却似乎是从水彩池中出浴的一尊胴体,每一寸肌肤都披着西洋画的光影,带着中国没骨水墨画的神韵。将她置于卧室,足见庄老对梦境的向往和对此画作的私爱。
23日下午,余兴未尽,庄老便随二马赴苏州采风,我们就此分手。那一天,意想不到的收获很多,庄老家自栽的枇杷给了我们甜头。




上一篇:追溯历史文脉 弘扬古镇文化

下一篇:三百六十五里路 梦归故乡不虚度——南浔庄弘醒美术馆开馆一周年